电商立法提上日程,电子商务法初阶鲜明五项立法原则

日前,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举行记者会,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尹中卿回应我国首部《电子商务法》立法进展情况。 尹中卿表示,十几年特别是最近几年来,我国电子商务突飞猛进,与此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问题。2003年12月,财经委成立了电子商务法起草小组。一年多来,我们已经做了一些调研,主要是与国务院有关部门以及电子商务示范城市和专家学者组成了14个专题调研组,对电子商务立法所涉及的问题进行系统调研。目前我们已经起草完成了电子商务法立法大纲。 因为电子商务目前正处在蓬勃发展的初期,新情况、新问题层出不穷,所以在立法中主要考虑是以鼓励创新和竞争为主,兼顾规范和管理的需要。 关于立法原则,目前初步确定了五项原则:一是保障各方权益;二是规范市场秩序;三是电商企业行业自律;四是线上线下协同监管;五是鼓励创新发展。 尹中卿说,关于电子商务法的调整范围,目前我们想到的是,因为电子商务具有跨时空、跨区域的特点,它是一种新的业态和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所以在立法中,我们准备定位为综观的角度,既不能规定在宏观,也不能规定电商企业本身的一些流程,所以主要是规范电子交易的主体和交易过程。关于法律框架,目前初步考虑在交易主体方面,需要对网络人群进行分类,包括消费者、电商企业、交易平台、搜索引擎、物流快递、第三方结算等。在交易行为方面,需要对交易流程、交易规则和交易标准做出规定。比如电子合同、商品交易、服务提供、资金支付、安全保障。在纠纷解决机制方面,需要对诚信环境、商品和服务质量、消费者权益保护、知识产权保护等做出规定。同时,在电子商务法中,我们还准备对电商企业自治、行业自律、政府监督监管、跨境电子商务等问题做出规定。

电商立法提上日程 监管尺度松紧受关注

2015-03-16 14:31出处:南方都市报 [转载]责编:田大鹏

今年两会上,关于规范电商经营的话题,不仅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不断发声,多位官员,甚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亦在各类场合密集回应。议论纷纭之下,小伙伴们能更愉快地网购吗?

实体商业代表集体呼吁监管电商

记者留意到,这次全国两会上,不少来自实体商业的人大代表提交了呼吁加强电商监管的建议。例如全国人大代表、郑州思念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伟提出,由于网络交易的虚拟性、隐蔽性、不确定性和复杂性,网购食品可能存在的安全隐患已经远远超过传统销售渠道,建议出台全国性监管法规对网购食品全链条进行监管。

全国人大代表、邯郸阳光百货集团董事长韩玉臣等9名代表也提出,电子商务已形成庞大的市场体量,而目前的税收模式,每年要造成国家上千亿元税收流失。他们建议明确对电商征税,推行电子发票,早日出台《电子商务法》,建立电子商务商户设立的工商注册登记备案制度,提高网络交易商户的准入门槛。

全国人大代表、步步高商业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填今年也提交了《关于建议电商平台代扣代缴税费,消除电商与实体店双重标准的议案》、《关于规范电子商务平台、杜绝假货交易的建议》等两份建议。

马凯周强相继释放加强监管信号

3月7日,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到湖南团听取代表意见,多位来自实体商店行业的人大代表现场争相提意见,希望政府出手规范电商经营。全国人大代表、湖南友谊阿波罗商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胡子敬向马凯建议,希望国务院能组织相关管理部门,制定关于电商管理的若干规定,甚至专门制定一部电商法。

对此,马凯回应称,线上和线下要求和利益是一致的,市场秩序要能解决“劣币驱逐良币”的问题。他还提出,在全国人大财经委起草的《电子商务法》未出台前,国务院有关部门应迅速研究制定政策,并可先期出台相关规范电商、加强监管的若干意见、条例,切实规范电子商务行为,保护消费者的权益。

在业内人士看来,马凯释放了加强网购监管的明显信号,政策层面的加强监管或将加速跟进。

同样值得关注的,还有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对电商的表态。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周强3月8日上午在湖南团小组审议上表示,互联网商业和互联网金融带来很大法律问题,立法、司法机关和政府企业要高度重视互联网秩序的规范。周强特别提到,电商存在税收、假冒伪劣商品以及对消费者权益保护的问题。

据媒体报道,就在上月,国内某知名电商企业正面临海外律师团集体起诉。“电子商务发展一方面要看到无限广阔的前景,同时要进一步规范健全相关的法律,保障电子商务健康发展。”周强说。

李克强“做广告”不忘提诚信

但同样是在湖南团,也传出了关于电子商务的不同声音。3月13日,湖南省检察院检察长游劝荣就当着王填的面,为电子商务“辩护”,认为应该给电商发展空间,“不要着急捏死它”,尤其是“千万不要把管实体经济的那套方法简单移植过来管虚拟经济”。

除了游劝荣,电子商务还有一个大“粉丝”。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昨日在记者会上坦承,“在座各位都有网购经验,我也不例外”。他表示很愿意为电子商务等新业态做广告,“因为它极大地带动了就业,创造了就业岗位,而且刺激了消费”。但同时李克强也表态,不管网上网下实体店,“都要讲诚信,保证质量,维护消费者权益”。

事实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尹中卿本月10日已对外透露,今年底要完成电子商务法的法律草案起草,明年要力争能够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立法中主要考虑是以鼓励创新和竞争为主,兼顾规范和管理的需要。”他列举了《电子商务法》立法的五项原则,即:保障各方权益、规范市场秩序、电商企业行业自律、线上线下协同监管、鼓励创新发展。

猜想1

电商平台承担更多责任?

国家工商总局局长张茅两会期间表示,网络交易不是法外之地,第三方交易平台要对网店切实负起责任,加强自律和内部的监管。在电子商务法律专家张韬看来,如何在推动行业发展的同时,明确合适的平台责任,是《电子商务法》要解决的一个重点问题,也是一个难点。

“如果平台责任极重,肯定不适合电子商务的发展”,张韬以欧洲为例称,欧洲之所以没有大电商平台,是因为欧洲特别注重保障权利,无论是消费者的普通权利还是隐私权。但这在一定程序上限制了大平台的发展。“如果平台责任过轻的话”,张韬说,那就需要社会的其他方面,比如社会的诚信体系建设、惩罚性赔偿制度,包括相关部门进行严格处理,形成一种完善配套的综合治理和共治。

“平台的责任就像一根效率和公平的杠杆,需要平衡好。”张韬说。

张韬建议,根据民法上的“利之所存、责之所在”的原则,平台获利,也是具体交易规则制定者,前期应要求电子商务平台承担起一定的责任和监管义务,“我们不能要求消费者在消费时,先要成为这类商品的专家,这是可悲的”。

猜想2

消费者网购维权更方便?

张韬认为,平台可以帮助消费者来把关,可引入第三方专业机构和人员来帮助维护消费者和商家的权益,这是明确平台责任的一个好处。

“不论是工商总局局长还是总理的表态,对消费者个人权利的保障都是利好”,张韬对南都记者说,现在的电商平台上违法成本比较低,《电子商务法》的推出不会加重消费者购物和维权成本,反而能让消费者权益保障进一步提升。

根据尹中卿表态,电子商务法的法律框架,目前初步考虑在交易主体方面,需要对网络人群进行分类,包括消费者、电商企业、交易平台、搜索引擎、物流快递、第三方结算等。在交易行为方面,需要对交易流程、交易规则和交易标准做出规定,比如电子合同、商品交易、服务提供、资金支付、安全保障。

据了解,该法或将对现有的电子商务领域特有的经营方式进行法律确认,例如电子合同虽得到广泛应用,但缺乏法律地位,《电子商务法》将解决这一问题。

图片 1

责任编辑:婉儿 审核:良言

资料图: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尹中卿。中新社记者 韦亮 摄

中新网8月31日电 全国人大常委会今日表决通过了电子商务法。对此,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尹中卿指出,这些年的实践证明,在电子商务有关三方主体中,最弱势的是消费者,其次是电商经营者,最强势的是平台经营者,所以电子商务法在均衡地保障电子商务这三方主体的合法权益,适当加重了电子商务经营者,特别是第三方平台的责任义务,适当地加强对电子商务消费者的保护力度。

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今日举行新闻发布会。有记者问,电子商务法有哪些突出的重点、特点和亮点,电子商务法立法能否促进电子商务健康有序发展,如何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尹中卿介绍,刚刚表决通过的电子商务法,文本是七章89条,主要就是对电子商务经营者、电子商务合同的订立与履行、电子商务争议解决与电子商务促进和法律责任这五部分做了规定。

尹中卿指出,这次通过的电子商务法有八个亮点比较突出。一是严格范围。因为电子商务具有跨时空、跨领域的特点,所以电子商务法把调整范围严格限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限定在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因此对金融类产品和服务,对利用信息网络提供的新闻、信息、音视频节目、出版以及文化产品等方面的内容服务都不在这个法律的调整范围内。

二是促进发展。因为电子商务属于新兴产业,所以电子商务法就把支持和促进电子商务持续健康发展摆在首位,拓展电子商务的空间,推进电子商务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在发展中规范,在规范中发展。所以法律对于促进发展、鼓励创新做了一系列的制度性的规定。

三是包容审慎。目前我们国家电子商务正处于蓬勃发展的时期,渗透广、变化快,新情况、新问题层出不穷,在立法中既要解决电子商务领域的突出问题,也要为未来发展留出足够的空间。电子商务法不仅重视开放性,而且也更加重视前瞻性,以鼓励创新和竞争为主,同时兼顾规范和管理的需要,这就为我们电子商务未来的发展奠定了体制框架。

四是平等对待。电子商务技术中立、业态中立、模式中立。在立法过程中,各个方面逐渐对线上线下在无差别、无歧视原则下规范电子商务的市场秩序,达到了一定的共识。所以法律明确规定,国家平等地对待线上线下的商务活动,促进线上线下融合发展。

五是均衡保障。这些年的实践证明,在电子商务有关三方主体中,最弱势的是消费者,其次是电商经营者,最强势的是平台经营者,所以电子商务法在均衡地保障电子商务这三方主体的合法权益,适当加重了电子商务经营者,特别是第三方平台的责任义务,适当地加强对电子商务消费者的保护力度。现在这种制度设计是基于我们国家的实践,反映了中国特色,体现了中国智慧。

六是协同监管。根据电子商务发展的特点,电子商务法完善和创新了符合电子商务发展特点的协同监管体制和具体制度。法律规定国家建立符合电子商务特点的协同管理体系,各级政府要按照职责分工,我们没有确定哪个部门是电子商务的主管部门,根据已有分工,各自负责电子商务发展促进、监督、管理的工作。在这样的情况下,监管的要义就在于依法、合理、有效、适度,既非任意地强化监管,又非无原则地放松监管,而是宽严适度、合理有效。

七是社会共治。电子商务立法运用互联网的思维,充分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方面的决定性作用,鼓励支持电子商务各方共同参与电子商务市场治理,充分发挥电子商务交易平台经营者、电子商务经营者所形成的一些内生机制,来推动形成企业自治、行业自律、社会监督、政府监管这样的社会共治模式。

八是法律衔接。电子商务法是电子商务领域的一部基础性的法律,但因为制定得比较晚,所以其中的一些制度在其他法律中间都有规定,所以电子商务法不能包罗万象。电子商务立法中就针对电子领域特有的矛盾来解决其特殊性的问题,在整体上能够处理好电子商务法与已有的一些法律之间的关系,重点规定其他法律没有涉及的问题,弥补现有法律制度的不足。比如在市场准入上与现行的商事法律制度相衔接,在数据文本上与合同法和电子签名法相衔接。在纠纷解决上,与现有的消费者权益保障法相衔接。在电商税收上与现行税收征管法和税法相衔接。在跨境电子商务上,与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制定的电子商务示范法、电子合同公约等国际规范来相衔接。

尹中卿表示,这部法律的内容很广泛,可能还有其他方面的特点,这八个方面的特点或者说是亮点,是我们理解电子商务法、实施电子商务法需要重点把握的。

本文由威尼斯在线平台发布于综合其他,转载请注明出处:电商立法提上日程,电子商务法初阶鲜明五项立法原则

相关阅读